太阳能路灯生产厂家

收费电视开播后的博弈 歌华与央视水下争斗
更新时间:2021-10-02

  8月9日即将开播的收费电视的市场前景尚不明朗,而产业链内部的各个环节的各自为战、相互争夺利益空间的动向却似乎初露端倪。收费电视开播就像一条界线,开播以前大家站在一起共同鼓吹收费电视的美好前景,一旦开播,种种切身利益便随之而来,伴随着的种种或明或暗的竞争、分化与组合也逐渐显露出来。

  首先陷入相持僵局的是央视风云与歌华有线。在此次中国收费电视产业的启动中,最为大力倡导者便是央视,其旗下的中央数字电视传媒有限公司拥有6套收费电视节目,是目前惟一集内容提供商和节目集成商于一身的公司,还拥有国内目前惟一一张数字付费电视综合平台运营牌照。对于这样的“大鳄”,北京地区的有线网络运营商歌华有线却并不买账。据了解,除了价格方面双方没有谈妥以外,歌华有线对央视收费电视的开播,歌华方面显得相当冷漠“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

  目前,央视的收费电视节目只在上海、重庆、福建、四川、贵州、湖北等几个少数地区实现落地,如果歌华与央视的谈判还没有进展的话,北京地区的观众,将无缘看到收费电视,尤其是令人神往已久的两套奥运频道,那时很多精彩的赛事将与北京观众擦肩而过。

  在传统的电视市场上,占到中国电视广告收入一半左右的央视是一个绝对强势媒体,在外资涌入以前,央视一方面在频道数量上飞速扩张,跑马圈地,另外在增值业务的开发上则瞄准了收费电视,以期在未来的新型竞争中仍居不败之地。

  8月9日,央视即将开播《风云奥运-1》、《风云奥运-2》、《第一剧场》、《风云剧场》、《世界地理》、《风云音乐》等六个收费频道,8月底还将推出四套,形成共十套节目的强大攻势,每月的包月定价58元。同时,央视风云的频道上还运行着包括“亲亲宝贝”、“动漫秀场”、“游戏风云”、“天元围棋”等各地方电视台开播的共27套收费频道节目。有这些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收费节目,央视理所当然想要坐上收费电视产业的头把交椅,然而在北京地区落地的第一仗上就遭遇了同样具有垄断气质的歌华有线。

  歌华有线万户的有线用户,前不久该公司单方面将收看维护费由每户每月12元调整为每户每月18元,坐地增收7000万元,虽然此举饱受争议与抨击,但该公司的垄断气势由此可见一斑。

  广电总局日前表态,除央视以外,还要发放四、五张收费电视的运营牌照,自上而下的垄断将被打破。对于歌华有线来说,如果能与未来的四五家收费节目运营商合作,不播央视的收费节目,虽然短期内会有些损失,但有巨大的用户资源在手,日后其他的收费电视节目自然会找上门来,而对央视来说,失去了歌华则失去了进入庞大的北京市场的机会。

  8月4日,又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从上海传来,广电总局已经批准上海文广互动电视有限公司作为数字付费电视的综合供应商运营。成为央视以外第二家获此牌照的企业。据该公司介绍,广电总局的收费电视运营牌照还没正式下发,但只是时间问题,上海文广互动已经进入了中期准备阶段,新服务有望在两到三个月内推出。

  上海文广互动是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的一部分,成立于2001年12月,2002年9月28日在全国率先推出数字电视运营性试播,2003年1月1日起正式投入商业运营。目前共拥有33个电视频道以及10个数字音频频道。在国家新批准的27家允许跨省经营的付费频道中,上海文广新闻传媒享有5个全国性频道,数目仅次于央视,而其包月价格却是37元,比央视收费便宜不少。

  在公开场合,上海文广传媒的领导多次表示与央视并非竞争关系,更无意挑战央视,但以3000万高价购买中超转播权的大手笔和上海东方卫视改版以后主打时事新闻的高姿态曾让央视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在收费电视的运营上,上海方面依然低调地表示“与央视的收费节目对等开放、捆绑销售、合作大于竞争”。而据业内人士分析,近期频频出手的文广传媒决不会困守上海一地,其全国发展的目标已定,而且在实力上已经成为了除央视以外最强大的一支广电传媒,在收费电视的领域中,与央视的竞争将不可避免。

  据相关统计,目前国内30多家上星卫视绝大多数都在惨淡经营,一般广告年收入就在三四千万左右,更有西部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卫视,年广告收入只有几百万,还不够运营的成本。在历年来对抗央视的各种卫视联盟中,最主要的失败原因就是落地问题,卫视无论怎样努力也难以企及央视的全国覆盖率,而这一点对于广告客户来说至关重要,而收费电视的开播却给了大家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无论是中央数字还是文广互动,在落地上,都要与各地的有线网络运营商一家一家地谈,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张牌照会给谁,成为了大家所关注的悬念,但各省级电视台无不对此摩拳擦掌,在央视搭建的收费电视播出平台上,北京方面的北广传媒一口气拿下4个专业频道,气势上并不亚于文广传媒。

  据业内人士分析,发展困境中的各地卫视,急需进行整合和重组,以打破不温不火的“势力均衡”的沉闷格局,而由于政策层面和地方保护力量的干涉,跨省的卫视兼并在短时期内不会实现。收费电视的出现给各省级电视台带来了一线生机,无论运营牌照花落谁家,都有机会借此实现对全国的扩张,随之而来的将会是社会资本的大规模介入和产业变局。

  虽然还没有准确的数字统计出节目内容对付费用户的吸引程度,但在目前各试点城市中却普遍存在一个“两万户瓶颈”的概念,业内人士指出,“两万户瓶颈”的症结在于没有优秀的节目内容。

  内容为王的今天,包括中央电视台和各省级电视台在内,各台的制作力量满足本台日常节目的开播已属吃力,很多试点已经面临着节目平庸而招致用户退订。要在短时间内供应几十个专业频道的播出需求,惟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借助体制以外的制作力量和节目资源,包括国际传媒巨头和一些国内实力雄厚的民营电视公司。在各电视台轰轰烈烈地争抢频道资源时,传媒巨头和民营电视一直保持沉默,因为二者最清楚,他们手里握着收费电视产业中最重要的一张王牌——内容。

  以儿童节目为例,目前各地陆续开办的儿童节目有十几家,正在酝酿开播的卡通频道也有三、四家,每家卡通台对动画片的需求量都至少在每天4、5个小时以上,而国内电视台中,除了央视的动画片部有一定制作能力以外,其他电视台的动画片生产能力几乎为零。

  一位卡通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几家卡通频道迟迟不开播,就是因为没有内容。现在,频道不成问题、资金也不成问题,惟一的稀缺因素就是节目内容。准备开播的湖南、北京可能与国内最大的民营卡通节目制作公司湖南三辰联手合资,上海方面可能与国际巨头维亚康母合作。

  湖南三辰的日生产能力是每天半小时,一年以后将达到每天一小时,国际传媒巨头维亚康母的旗下有一个24小时播出的名叫“尼克”的少儿频道,节目供应源源不断。现在,无论各地方电视台如何鼓噪着要开办儿童频道还是卡通频道,最后主导此事的却往往在上述有着节目内容供应能力的公司。

  据相关调查显示,相当一部分的付费用户是为了看境外电视台的节目,他们认为如果只有国内这几十套的收费节目,这钱就花得太不划算了。境外媒体和民营电视显然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维亚康母的MTV、尼克频道;新闻集团的CHINALV、星空卫视等早已大兵压境、虎视眈眈,而国内诸如光线等日产节目高达几个小时的民营公司对开办一个频道也只是一步之遥了。一场微妙的博弈将在收费电视运营商和体制外力量中展开,是保住垄断利益而坐视用户流失,还是分与他人一杯羹共同做大市场蛋糕?

  北京广播学院广电研究中心主任胡正荣博士认为,外资和民营公司肯定会进入收费电视平台,但现在关键看广电总局的政策,现在政策开放程度还不明朗,一切变数皆有可能发生。攀枝花玉米秸秆颗粒机专家建言设“过渡期”减改革阻力